黨建文化
Party building culture
 
廣州好家風
當前位置:首頁 > 黨建文化 > 文化建設
s
廣州好家風
楊開慧托孤信? ?? ?? ?? ?? ?? ?? ?? ?? ??? ?? ??? ?? ?? ???? ? ?? ? ? 一弟: ? ?? ?? ?? ?? ? ? ?? ?? ?? ?? ?? ?? ?? ?? ?? ? ? ?? ??? ?? ? ? ?? ?? ?? ?? ? 親愛的一弟! 我是一個弱者仍然是一個弱者!好像永遠都不能強悍起來。我蜷伏著在世界的一個角落里,我顫慄而寂寞!在這個情景中,我無時無刻不在尋找我的依傍,你如(于)是乎在我的心田里,就占了一個地位。此外同居在一起的仁,秀,也和你一樣——你們一排站在我的心田里!我常常默禱著:但愿這幾個人莫再失散了呵!   我好像已經看見了死神——唉,它那冷酷嚴肅的面孔!說到死,本來,我并不懼怕,而且可以說是我歡喜的事。只有我的母親和我的小孩呵,我有點可憐他們!而且這個情緒,纏擾得我非常利(厲)害——前晚竟使我半睡半醒的鬧了一晚!我決定把他們——小孩們——托付你們,經濟上只要他們的叔父長存,是不至于不管他們的,而且他們的叔父,是有很深的愛對于他們的。倘若真的失掉一個母親,或者更加一個父親,那不是一個叔父的愛,可以抵得住的,必須得你們各方面的愛護,方能在溫暖的春天里自然地生長,而不至于受那狂風驟雨的侵襲!   這一個遺囑樣的信,你見了一定會怪我是發了神筋(經)???不知何解,我總覺得我的頸項上,好像自死神那里飛起來一根毒蛇樣的繩索,把我纏著,所以不能不早作預備!   杞憂堪嚎,書不盡意,祝你一切順利!  ? ?? ?? ?? ?? ?? ?? ?? ?? ?? ?? ?? ?? ?? ??? ?? ?? ?? ?? ?? ? ? ? ?? ?? ?? ?  楊開慧  ? ?? ?? ?? ?? ?? ?? ?? ?? ?? ?? ?? ?? ?? ?? ?? ?   ? ?  一九二九年三月? ? ?? ?? ?? ?? ?? ?? ? 解讀: 這是楊開慧1929年3月寫給堂弟楊開明的一封信,表達了自己為革命犧牲生命的坦然自若,同時談了對親人的牽掛,請親人在自己遭遇不測時照顧孩子。原信中有錯字,整理時,改正的字用括號標明。信中仁、秀,指楊開仁、楊開秀,楊開慧的堂妹;小孩們,指毛岸英、毛岸青、毛岸龍;叔父,指毛澤民,毛澤東的弟弟,即毛岸英的叔父。 寫這封信時,楊開慧已經有一年多沒有毛澤東的音訊。白色恐怖中,敵人到處搜捕,在長沙已經有多位共產黨人慘遭敵人的屠刀。楊開慧強烈預感到不測,帶著對丈夫的掛念,帶著對孩子的操心和不舍,寫下這封類似遺書的文章。這封家書,非常耐讀。全文情真意切,如泣如訴,催人淚下,既對死亡等閑待之,又訴說了對親人的無盡思念。 信的開篇情感涌動,流露出女人軟弱的一面。楊開慧寫道:“我是一個弱者仍然是一個弱者!好像永遠都不能強悍起來。我蜷伏著在世界的一個角落里,我顫慄而寂寞!”她把能聯系上的親人一弟、堂妹楊開仁和楊開秀當成最后的依傍。緊接著,筆鋒急轉直下,楊開慧表現出了革命者的英雄本色。她寫道:“說到死,本來,我并不懼怕,而且可以說是我歡喜的事?!睂λ劳龅倪@份超脫,遠遠超出了一般女子的心態和作為,體現出的是革命志士的堅定和勇敢。如此視死如歸的慷慨悲歌,足以傲視人間千難萬苦。當真切感到死神接近時,她最放心不下的是3個年幼的孩子——岸英、岸青和岸龍。對于嗷嗷待哺的幼兒,她是那么摯愛,那么不舍。她為弱小孩子的命運揪著心,言辭萬分懇切:“我總覺得我的頸項上,好像自死神那里飛起來一根毒蛇樣的繩索,把我纏著,所以不能不早作預備!”為了照顧孩子,她懇請開明、開仁、開秀等能在自己身后給予孩子們更多的愛。她預料中的不幸,終于在1930年10月24日降臨。這天凌晨,楊開慧在家中被捕。在獄中,她拒絕退黨并堅決反對聲明與毛澤東脫離關系。11月14日,楊開慧從容走向刑場,英勇就義。 這封信并沒有寄出。當時,形勢非常險惡,收信和寄信的行為,必然會增加被敵人發現的危險。這封“遺囑樣的信”寫好后,只能藏匿在故居老宅的墻縫中。這曲感人的紅色悲歌,不能直達收信人,只能隔空給后人留下感嘆。在革命戰爭的艱苦歲月中,無數共產黨人不僅自己拋頭顱灑熱血,而且還引領親人共同踏上革命征程,全家人都為黨的事業流血犧牲。毛澤東一家,為革命事業貢獻了毛澤建、楊開慧、毛澤覃、毛澤民、毛楚雄、毛岸英等多位親人的生命,不愧為中國紅色家庭的楷模。楊開慧出身于長沙書香門第,是聞名三湘的大學者楊昌濟的掌上明珠,她不僅是毛澤東早年的革命伴侶,也是一位賢妻良母,還是中國共產黨最早的女黨員之一。在毛澤東情感生活中楊開慧占有重要位置,是毛澤東風華正茂時浪漫愛情的另一半,她的一生是革命的一生、戰斗的一生。 “我失驕楊君失柳,楊柳輕飏直上重霄九。問訊吳剛何所有,吳剛捧出桂花酒。寂寞嫦娥舒廣袖,萬里長空且為忠魂舞。忽報人間曾伏虎,淚飛頓作傾盆雨?!?957年5月,毛澤東接到楊開慧的同窗好友李淑一懷念柳直荀烈士的一首詞后,當即和了這首詞。詞中,毛澤東痛快淋漓地抒發了對楊開慧的無限思念和深情禮贊。讀了這封信,了解了楊開慧的高尚人格和英勇不屈的革命事跡,就能深刻理解毛澤東心中“驕楊”的含義和分量。從信的字里行間,我們依稀看到了楊開慧美麗面容上流露出的堅定沉靜氣質,她柔弱身軀里迸發出的強大精神力量,永遠令人敬佩,讓人懷念。
時間:2020-02-01

QQ

97日日碰曰曰摸日日澡